淮海花園福利房外堆放著許多垃圾。本報特派記者 石偉 攝
 尚未完工的門衛室。本報特派記者 石偉 攝
  □本報特派記者 石偉 發自連雲港
  1月4日,淮海工學院的50多名教師,拉著條幅在校門口“聲討”校方集資7億元建福利房項目,要求校方公開相關財務細節。
  教師代表向長江商報記者介紹,淮海工學院自2010年起向校職工發起集資建房項目,籌建淮海花園福利房。本應在2014年2月竣工交付,但現在項目工地還處於“爛尾”狀態,施工完全停滯,交房遙遙無期。
  教師們還稱,在項目實施過程中,淮海工學院存在挪用集資款的問題:截至2012年6月,淮海花園項目集資約1.5億元,但項目沒有進入實質階段,他們懷疑資金被淮海工學院原院長晏維龍(已調任南京審計學院院長)用於開發其他商業性質的樓盤項目。
  更讓教師們不能接受的是,淮海花園項目的預算,也陸續攀升,由最初的5億元漲到了9.1億元;而最初承諾的公積金貸款不能兌現,房屋的兩證也成了問題,集資建房的教師們陷入了一個進退兩難的境地。
  ◎質疑1 為何多次追加集資額?
  1月6日,長江商報記者趕赴連雲港,在淮海工學院找到了該校教師代表王丹龍以及其他幾名在校教師。
  根據現場老師們介紹,淮海工學院一共發起了四次集資。2010年10月開始首次集資,所有參與集資建房者一次性繳納15萬元,取得購房資格;2012年5月份,又以選擇戶型為名義,要求追加集資額;2013年6月份,以分配房屋為名義,再次集資至項目預算總額的60%。最近一次集資是在2014年10月份,校方要求購房教師集資總額要達到總預算的75%以上,以滿足淮海花園正常建設。所有交款,學校只開具了收據,至今沒有簽購房合同。
  “學校最近公佈的預算是9.1億元,按此計算,累計集資已經超過了項目預算75%以上,大約7億元。”王丹龍說,參與集資的教職工大約1200人,除了拿出所有積蓄、找親友借債,還有部分老師在民間借貸公司借了“高利貸”。
  “我一共交了44萬,從家裡拿出來的,加上親戚借的,共30萬,其他14萬是貸了兩次款。一次在銀行,一次在貸款公司。”教師代表陳龍(化名)說,學校啟動項目之初,承諾房價按成本價計算、可公積金貸款、能辦理兩證,對學校老師們有很大吸引力。
  不少老師一次性交納15萬元換取購房資格之後,無法支付剩餘追加的集資款,他們紛紛向銀行和民間借貸公司借款,期望以後公積金貸款辦下來,有足夠的周轉空間,把銀行和民間借貸部分還掉,減輕利息壓力。
  實際上,集資金額達到預算的60%之後,部分老師前去申請公積金貸款時發現,淮海花園項目的購房者根本無法使用公積金。
  陳龍說,原本寄希望借公積金來減輕已有貸款壓力的人落了空。2014年10月份學校要求交納剩餘集資款,以達到預算總額75%,部分教師一直拖延未交。
  為了催促交款,淮海工學院通過辦公軟件給參與集資建房的教師們發通知,這15%的部分集資如果不交,自2014年10月底算起,交房時將向這些教師按照6%的利息收取滯納金。集資者除了這15%的集資款,也可以多交錢,超出部分,學校也按6%的年息支付利息。
  “四年多了,我們真可以說是節衣縮食,實在沒錢交了。”教師代表王改芝(化名)無奈地說,原本希望學校儘快完成工程,哪怕砸鍋賣鐵也會交納剩款,早點拿到房子。現在項目暴露出來的問題,讓自己滿腹疑惑,不知道該不該再借錢交款。
  ◎回應1 項目預算包括前後兩期費用
  1月8日,長江商報記者在淮海工學院採訪時,該校宣傳部負責人拒絕了本報記者的採訪要求。次日,經與連雲港市委宣傳部溝通,淮海工學院審計處、財務處等部門出面接受採訪。
  淮海工學院審計處長葉昕表示,自己參與了整個淮海花園項目的審計工作,並提供了一份2013年6月份形成的審計報告。“首先,這個項目預算原本就是9.1億元。他們提到的5.1億,其實只是土建施工費用。整個項目還包括前期費用和後期費用兩部分,總計9.1億元。”
  淮海工學院財務處負責人表示,2010年啟動項目時,有個大概預算,在8億元左右,當時並沒有考慮到向集資者公示,到2013年項目過程中形成審計報告,也沒有向集資者公示。“當時考慮到後期可能隨著實際情況,還有資金量的變化,沒必要提前告知他們。”
  關於“四年未能竣工”問題,葉昕承認存在嚴重延期,但事出有因。“按照實際獲批的開工日期,竣工時間應該是2014年6月,但是施工過程中遇到惡劣天氣、全市嚴查渣土車,加上時任市委書記李強對小區外牆樣式不滿意,要求返工,前後造成兩個月延期,實際竣工日期應是2014年8月份。”葉昕說,按照目前情況看,排除客觀因素,南通五建也確實有延期問題,但這需要項目完工之後再行索賠。
  “這完全是針對校職工的福利政策,我們辦的是好事。工程延期是房地產開發中常見的問題,到時候會要求賠償。但部分教師完全誤解了學校的好心。”在採訪中,現場幾位部門負責人不止一次這樣說。
  ◎質疑2 挪用集資款開發其他樓盤?
  教師代表介紹,淮海工學院在啟動項目之前,原本專門成立了淮海花園置業公司,打算以正規的商業模式來開發,公積金、兩證都不是問題。教師們申請公積金貸款時發現,淮海花園項目的開發者實際卻是淮海工業學院,淮海花園置業公司被閑置棄用了。
  “淮海花園成了事業單位建的房產,公積金貸不下來,兩證也辦不了。放著置業公司不用,轉為學校開發,這是所有問題的根源。學校領導有不可推卸的責任。”王丹龍認為,淮海工學院放棄正規的操作模式,是為了從中牟取利益。
  據介紹,淮海花園項目用地113.5畝,其中87畝是以教學用地名義取得。“校內有87畝的職工宿舍區,學校以教學用地置換的名義,向市政府低價在校外拿到了同樣大小面積的地,承諾工程建設之後,校內宿舍區將拆作教學用途。但預算時,低價拿到的那87畝地,學校以120萬元每畝算進了房價里。”集資建房的教師們認為,校方已經從土地這一項中取得了大筆利潤,放棄淮海花園置業公司,也是為了方便自行支配集資資金,牟取其他利益。
  “2012年之前,我們集了1.5億元。這些錢放了兩年,怎麼處理的?2013年環保局公示了紫金公館樓盤的環評報告,法人代表是晏維龍,那他是不是把這些閑置的錢拿去開發其他樓盤了?以學校名義運作淮海花園,這些錢都是學校領導說了算,如果以淮海置業名義運作,這些錢支配起來不方便。”
  在這種懷疑思維下,集資建房的教師們認為,項目預算從最初的5億元攀升到9億元,賬目不明。他們甚至懷疑,淮海花園承建方——南通五建一再延誤工期,校方以“已多次催促,但對南通五建我們也沒有辦法”回應教師代表,這之間也存在利益關係。
  在教師代表提供的資料里,記者看到了一份由江蘇聖泰環境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環評報告,環評對象“紫金公館”是由江蘇金海置業有限公司開發,項目法人是“晏維龍”。
  但記者在連雲港市環保局網站搜索,沒有發現這份公示。通過該環評報告的名稱,記者在網絡上搜到了同樣標題的兩份報告,報告主題內容一致,只是法人一欄,其中一份是晏維龍,另一方則顯示為劉永能。
  ◎回應2 系環評公司誤操作所致
  “放棄以淮海置業公司,以淮海工學院名義操作這個項目,確實是一個失誤,造成了現在公積金、房屋兩證無法辦理,但這個問題不是由學校引起的。”葉昕介紹,“當時的市房管局局長承諾可以辦理預售許可證和房屋兩證,但連雲港最近的反腐,帶走了當時那位局長,導致預售許可證和房屋兩證成了問題。”
  “我以人格擔保,淮海花園項目不存在問題。所謂晏維龍挪用資金開發另外的項目,也是誤會。”葉昕介紹,操作紫金公館環評項目的機構,同時操作了淮海花園環評項目,在製作公示材料時,在法人代表欄目中沒有修改,把晏維龍的名字錄入了紫金公館的環評報告中。
  採訪現場,葉昕還向長江商報記者展示一份剛剛收到的文件。這份由連雲港市審計局最新出具的文件稱,從2015年1月14日開始,將針對晏維龍擔任淮海工學院校長期間所有工作進行審計。“淮海花園項目肯定也是審計內容之一。”
  1月10日,記者趕赴南京,聯繫到已調任南京審計學院院長的晏維龍。他給記者看了一份由金海置業出具給他個人的說明函。根據出具函,金海置業稱,由於“工作人員疏忽大意,在套用淮海花園項目環評報告模板時,未將‘法人代表’一欄人名‘晏維龍’修改過來”。
  “江蘇聖泰造成了這樣的誤會,我覺得不需要再說什麼。這個失誤在公示前後,幾個把關的環節都沒發現、改正,我現在說太多反而不好。”
創作者介紹

雪橇

vl84vllh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